第一九七节 难得糊涂

宋朝探花郎 作者:晨风天堂

第一九七节 难得糊涂

  ????宋朝探花郎 作者:晨风天堂

????张齐贤有一项超级厉害的本事,若是在吃饭的时候聊天,你可能还在专注于说话或是听,张齐贤不用,等你说完或是听完的时候,他这边两盘肉已经没了,而且丝毫也不耽误他和你聊天。

????刘安叫人给李沆倒上冰葡萄酒。

????“李公,辽人南下劫掠的事情太大,我年轻官微没插话的权力,李公现在也不管朝堂之上的事情,不如亲自跑一次夏州。”

????“夏州?”李沆慢条斯理的挑起一筷子羊肉:“说,把话说完。”

????刘安轻轻拍了拍手,有一队从醉仙居挑出的单挑女子或是穿,或是捧着许多毛衣进来。

????刘安说道:“上上等黄金羊绒与丝绸混织,虽然技术还不够好,不过我相信咱们大宋的工匠一定可以完善。次之,就是羊绒衫衣。普通的就是羊毛织衣,再差就是毛昵衣,粗毛昵衣。”

????有专业的工匠这时进来,详细的介绍这些毛衣。

????吕蒙正放下筷子拿起几件感觉了一下质地,还披上一件大衣试了试感觉。

????“有点重,不过这样的粗毛昵衣御寒很好。价格呢?”

????“同重量麻的两倍。”

????李沆也放下筷子过来亲自拿起一件毛衣看了看,羊皮袄是之前御寒的主流,把羊毛单独织出来草原上就有,可织的这么精美的却不多。

????特别是染色加上花型之后,挺不错。

????“李公,夏州有煤无数。而且有盐。”

????夏州一带的盐事实上在大宋能靠挖井挖出来的极少,因为百分之九十都在地下二千五百米以上的深度,只有少量因为地壳变动而距离地面很浅。

????还有一些地方井水都是盐有,这就是距离岩盐层非常近了。

????“李公,您老不去的话,这夏州怕不会归心。光是要夏州的羊,夏州的盐、夏州的煤怕是夏州也不会乐意,这需要一个交换,比如茶、布。咱们的麻布不出半年便会井喷式增长,也需要有一个出货口。”

????李沆没说话,几步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示意再给自己上一盘肉。

????寇准找王旦说的事李沆已经知道一些,虽然不是全部,可重点的部分他知道,也能猜到一部分。

????寇准在要兵,兵寇准可以调,但后勤呢、补给呢、军械呢。

????所以寇准要说服王旦。

????寇准这么急的要兵,而且就李沆的感觉这数量还不小,所以李沆多了一个心眼,他想再等等,等王旦与寇准谈完了自己再作决定也不晚。

????吕蒙正这时突然开口:“刘学士,夏州之事是不是官家的意思。”

????正准备再忽悠李沆的刘安给愣住了。

????吕蒙正看刘安这表情,心中便有数了,这是官家的意思,刘安只是替官家办事。

????“刘学士,官家自登基以来,并不喜兵。灵州之事这屋里你问一问张尚书,他怎么看。”吕蒙正说完便看向张齐贤。

????张齐贤的筷子根本就没有停,嘴里还有肉,却是吐字清晰:“这事能怎么看,最初不过就是灵州没了,心里难受了几天。话说我也没兴趣去要灵州,灵州那里路远,粮草补给困难,因为穷苦,年年有逃兵。”

????张齐贤正说着,李沆轻轻一拍桌子:“你把筷子放下。”

????“老相公,你致仕离开东京了一段时间,回来之后也很少与朝堂之上接触,有些事情就在你眼皮子低下,你没看见。”

????刘安脸皮够厚,立即接了一句:“灯下黑。”

????“对,就是灯下黑。”

????张齐贤把筷子放下,倒了一杯酒站了起来,先是冲着门外喊了一句:“门外边的走远一点,给老夫换一个新锅料,再准备十盘羊肉,一盘丸子,再来几根黄瓜。”

????吩咐完,张齐贤走到刘安面前继续说:“灵州我不想要,麻烦。保一个灵州要消耗多少钱,多少粮。刘安你未必知道,那寇准是个只图一时痛快的人,国库里钱多,就拿各位家里来说,有进账也有出账,这进账多也不能可着劲的花,总要备下点应急的钱。”

????不得不承认,虽然张齐贤反对保灵州,可他的话中也不是没道理。

????当然,张齐贤还没有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壮志。

????毕竟大宋立国开始也没有多少地盘,打一点保一点,防一点守一点。大宋比陈桥兵变那会,国土大的太多了,许多臣子都没有严格的边境概念。

????“刘安,灵州拿回来了,而且还挣的钱,每年的税收数字很喜人。这话再往前说点,你年轻,脑袋一热就往上冲,寇准呢本身就对丢了灵州心里不痛快,寇准不是一个大气的人。我不喜欢他。再说你,不就是三十万贯嘛,老夫只当让官家图个开心,就算没了,官家下次也不会听你的。”

????吕蒙正在旁补充了一句:“可偏偏他成了,而且灵州一年的实际的税收接近了二百万贯。”

????“对,偏偏就让刘安他搞成了。既然成了,又有钱了,之前那些事也就当看不见,不就是打了夏州嘛,不就是杀了李继迁,但凡是有好事没危险,这事朝堂之上不会反对。然后呢,你想闹腾,去闹腾吧,哈哈哈。”

????张齐贤爽朗的大笑着。

????吕蒙正这才问刘安:“又打算去夏州闹腾点什么?”

????“等一下。”张齐贤挡下了吕蒙正,就势坐在刘安桌旁的地垫上:“让我把话讲完,这闹腾占城,我敢说朝堂之上没有人想得到,你倒是够狠,拿胡椒说事,话说换成任何人都忍不住想知道这胡椒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????“恩。”李沆也点了点头,他也是这么想的。

????张齐贤轻轻一刘安肩膀上拍了一下:“可胡椒老夫还没有收到几斤呢,你又来了一招狠的。你以为老夫不知道,在杭州的成品麻布别说比高丽的麻,就是汴梁的麻都比杭州的麻布贵,你知道这要逼死多少人?”

????“你闹腾完,吕相公在给你善后。想让麻布的价不伤民,只有一条路。织的更多,然后找地方卖出去。”张齐贤转过头:“圣功兄,你的麻业上述呢?”

第一九七节 难得糊涂

- 言情yabo亚搏体育 https://www.yanqingxiaozh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