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2.我的布置哪里不对?

幻符 作者:第十六笼馒头

322.我的布置哪里不对?

      幻符 作者:第十六笼馒头

    一个门派不应该嫌自家功法太多,而一位能够总结出一整套修炼体系之人,也定然是天资卓绝,才华横溢之辈,所以道门这事才会显得特别奇怪,里面怕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肮脏手笔?

    门派里会出现这种事,正心老道倒是没觉得意外,大家都是出来混江湖的,谁还敢说自己绝对干净?关键这事往前怕是得追溯到道门还没分家的时候了,这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?与之相关的人早已入土,还能被人翻出来?

    当然,没人会对当年的恩怨情仇是非对错感兴趣,也不会有谁去探究,只要别影响到如今道门的声誉便好,正心老司机写信回去,也仅仅是担心道门风评被害而已。

    就在他奋笔疾书的同时,肖柏那边则溜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,回到了门派,明天就要去参加奇珍宴了,今晚自然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。

    如今这废品仓库的整理工作已经进行了大半,安德鲁和提姆全程辅助,双眼里满是血丝,喉咙也沙哑了,却还是保持着异常亢奋的状态,尽心尽力的工作着,看着确实很努力,但成效却...

    两人看见肖柏一过来就纷纷下跪,哀求道:“伟大而仁慈的圣主,您能不能再考虑一下?这样做实在是...太浪费了!”

    这一幕这些天已经上演过好多次,简单来说就是两人觉得把这里的东西拿出去卖钱实在是太浪费了,完全是暴殄天物的行为,如果仅仅只是缺钱的话,完全可以教给他们负责,两人在探秘会时期可是收敛了不少财物,更是准备了好几套骗取、盗窃、抢劫探秘会资金的方案,只要肖柏轻轻点头,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把手伸向昔日同僚的钱包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两人的信仰太过狂热了,已经将这忘仙殿里一草一木都视作了珍宝,哪怕肖柏给他们说过好几次,这些东西已经没用了,却是完全听不进去,甚至还大胆反驳道:“圣主啊!这些东西或许已经失去了力量,但它们作为这座伟大奇迹中的一粒元素,其本身就是伟大奇迹的组成部分,这是不能用性能来衡量的呀!”

    “是的,它对您来说或许没有意义,因为您就是这座奇迹的拥有者,世间最伟大的圣地之主,但它们对我们来说却是毕生追求的信仰!如果圣主您实在缺钱的话,交由我来处理便好,我们家族的宝库便是圣地的财产!”

    两人这番发自肺腑的忠言,让肖柏听着都有些肉麻了,只好威胁道:“你们再胡说八道,就给我去扫马厩啊!”

    两人这才收声,不敢妄言,毕竟那新建的马厩位于下面的浮岛,距离忘仙殿颇为遥远,让他们不能无时无刻的身处奇迹之中,这毫无疑问是种惨无人道的刑罚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人虽然不再反对肖柏的计划,却还是想着法子绕着弯子添乱,比如说一件完全报废,就是一坨废铁的盔甲,这两人居然认为是无价之宝,估价1万金,甚至还理直气壮的解释道:

    “这可是五百年前的盔甲,源自伟大奇迹的宝库,上面有着深邃而沉重的历史,见证过无数王朝的兴衰与灭亡,它本应作为传世之宝被供奉在皇帝的宝库之中,而不是出现在庸俗的拍卖会上...”

    肖柏听得一阵无语,随口说道:“既然你们那么喜欢,送你们好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当即欣喜若狂,连连跪拜,高呼‘慷慨’‘仁慈’,一大堆肉麻的赞美不用打草稿就脱口而出,像是预先排演过一般。

    但接着,两人又对铠甲的具体归属产生了争议,谁都想要据为己有,最终演变成了大打出手!

    只见安德鲁往自己胸口捅上一刀,施展了斗气化马的绝技,召唤出一头浑身萦绕着电光,头长独角的大白马,身躯强壮而僵硬,能使用雷电的力量。

    提姆也是如法炮制,捅自己一刀,然后召唤出一头体型硕大,看着像只丝瓜一般的怪兽,动作敏捷矫健,凶残弑杀。

    然而只交手了一回合,丝瓜怪就被独角马给电成了一堆焦炭。

    提姆输得心服口服,由衷的恭维道:“安德鲁大人果然很强,不愧是比我更早进来的信徒,您如今的实力,已然超越了探秘会那些目光短浅的鼠辈了,我愿称你为当世最强!”

    安德鲁则抱起自己的战利品,仔细鉴赏着上面的裂痕与锈迹,心不在焉的答道:“只要安心侍奉圣主,每天身处这座伟大奇迹之中,能够时刻感受神秘,研究神秘,你也能变得像我一样强大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西域的神秘学体系还是有些独到之处的,这两人被当做苦力抓进来后,每天也不修炼,就是跪拜传教加打扫,实力却是增长得一点不慢,比当初被抓时厉害了不少。

    肖柏对此还有些好奇,打听了一番,甚至还想学学那招斗气化马。

    安德鲁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很详细的说明了他们的力量体系,大概就是信仰与探索神秘就能获得力量,越是虔诚,越是强大,随着肖柏赏赐盔甲的慷慨行为,让他的信仰又上升了一个台阶,所以便轻易击败了提姆。

    这力量简直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一般,根本学不来,肖柏只能遗憾的放弃斗气化马这样的装逼神技了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动不动就捅自己一刀的招式,唬人的效果或许还好,用来装逼的话,怕是不会太好用吧?

    总之就这样,肖柏又以两三件废品为代价,强迫二人以世俗、功利的眼光,给其他废品估价,这才让他们稍微消停了一些,能安心工作了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是西域来的,但既然敢过来这边从事间谍活动,还是拿西域客商身份当掩护,自然是做足了功课的,对市价行情甚至比普通华国商人还懂,一件东西能给出喊价、底价、宰猪价、优惠价四种额度,针对不同人群设计,充分揣摩了不同用户的心理及需求,显得非常专业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强迫他们以世俗眼光来为这些古董估价,颇有些亵渎信仰的意味,导致两人没事就哀嚎实力又下降了,信仰不够坚贞了什么的。

    最后,他们挑选出了三件重头货品,三件面子货品,三件女性货品,以及十件一般货品,最后加个凑数的,凑够了三十件货品,再加上驭一那边的两只小猫头鹰和医一临时配置出的一些丹药,以及肖柏自己准备的一些符,预估共计价值在一万到五万片金叶子之间,具体多少得看肖柏怎么卖。

    被挑选出来的东西,多是些不易被时间侵蚀的玉石类制品,玉佩、玉盘啥的,也有一套以不易生锈着称的注灵寒铁打造出来的盔甲,和两柄同样材质的刀、剑。

    两人将这批货品仔细清洗、擦拭后,又用神秘学手法对其进行了附魔加持,过程中还得到了道一的一些帮助,让它们性能更优,卖相更好。

    “以我对华国高端武备和奢侈品市场的了解,这些东西绝对是拍卖会上的抢手货,如果能拿去西域那边售卖的话,金额还能再翻两倍以上...啊啊啊!不行了!我的信仰又被这些恶臭的金钱所玷污了,我快不行了!我要堕落了!”安德鲁哀嚎着满地打滚,似乎下一秒就会异变成什么怪物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们太多天没有休息了吧。”肖柏摆摆手,示意他们先去休息,自己则把准备好的货品统统装进黑色书箱,离开了门派,又回到了客栈,再拒绝了蠢蠢欲动的黑皮和雅儿,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接着,他从书箱里掏出了两份连自己都垂涎三尺的商品,那两只小猫头鹰,把这圆头圆脑的萌物捧在手心里,小心翼翼的把玩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这批商品中他个人最中意的,一度认为这才是这批货里最贵重的,甚至都不想卖给别人,结果却遭到了包括驭一本人在内的一致反驳。

    客观来说,这窝猫头鹰驭一入手也没多久,时间有限,只进行过很简单基础的训练,只能当个宠物卖卖萌,很难再有其他期望,就是拿出去骗女人钱的,倒是没想到还能骗到自家掌门...

    还好,他给肖柏留了一只,并保证会将其训练得乖巧听话,这才让肖柏忍痛点头。

    如今小猫不在身边,小萌儿回家了,雅儿变质了,连小奶猫都被黑皮彻底霸占了,他只能吸吸这小猫头鹰来补充萌元素了,总不能去吸小美公吧?

    把玩了一阵小猫头鹰后,他才满足的倒床睡下,而两只小东西则很是亲昵的立在他床头,睁着圆圆的眼睛默默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就这样到了第二天,奇珍宴如期举行。

    肖柏依旧是先让小美公出手帮忙易容,变成了忧郁书生肖贲旦,过程中没少被她揩油,导致他们赶到会场的时间有些晚,倒是恰好避开了冗长而无意义的开幕式。

    会场设置在一条巨大的楼船上,据说是由水师的军舰改造而成的,大约有五层楼那么高,看着就像一尊飘在江心上的楼宇一般。

    因为为期较长,又相对高端,必须持有请柬才能登船,所以来凑热闹的人并不多,肖柏一行人藉由岸边的摆渡小舟登上楼船,结果迎面就遇见一位熟人。

    能收到请柬之人非富即贵,作为主办方之一的林海山自然是要守在门口迎接每一位客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林海山一看见肖柏,就忍不住伸手揉眉心,这已然形成应激反应了,虽说肖柏如今已是白家大少,和林氏已无婚约,可肖柏在他眼中,却还是那个惹人头疼又讨人喜欢的女婿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肖柏明明已经易容过了,结果还是没能骗过林海山,大概是身体本能的头疼感揭露了他的真实身份吧?

    “嘿嘿,林大叔,为了避嫌,我只能这样过来啦~”肖柏小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林海山当然能明白他这番做法是为了女儿声誉着想,当即变了番正常的脸色,一番恭维寒暄后,又压低声音说道:“梦儿和萌儿都在里面等你,三楼,最好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仔细打量了一番肖柏身边的女孩,不禁皱起了眉头,怎么看都是庸脂俗粉,哪里比得上自己的掌上明珠?这小子的眼力和品位如此差劲吗?

    肖柏不好与他多聊,这便带人去了三楼,大小姐和带着厚厚兜帽的小萌儿果然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这奇珍宴本质上与肖柏参加过的鉴宝会啥的没区别,都是大家把东西摆在台面上,有意者过来聊,有争议就比谁有钱,严格来说应该算是展销会,只是因为交易物往往极具吸引力,经常引得买家争相竞价,才带了点拍卖会的性质。

    肖柏带着众人坐到了自己位置上,在大家的帮助下七手八脚的摆上几件卖相不错的商品,又掏出班长摆在旁边,充充台面,显得自己是文雅人士,还让大小姐和黑皮交出小奶猫,摆在边上充当招财猫,最后则让雅儿和小萌儿一左一右坐在自己身边,担任看板娘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一番很合理的安排布置,低调内敛,又不失大气奢华,有逼格,有牌面,理应足够扎眼,门庭若市,引人驻足围观,争相竞价才对。

    至少肖柏自己是这样觉得的,安德鲁和提姆也这样想。

    然而现实是残酷的,明明拉开阵仗,还占据了最佳位置,可来往客人只是瞟了一眼,便面露鄙夷之色,皱着眉头离开了,仿佛肖柏卖的什么恶臭之物一般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这样呢?哪里不对?是招财猫不够萌还是看板娘不够乖?我的精妙布局为什么会招人嫌弃啊?肖柏很是疑惑的想着。

    其实原因倒也简单,还真出在看板娘身上,小萌儿和雅儿看上去实在太幼了...虽说也是适婚年龄,但也要看对方年龄的,肖柏这忧郁书生的面相偏偏又比较显老,还左拥右抱的,这让路人怎么看得下去?

    第十六笼馒头说

    持续关注ti中。

    今天中国队表现还行吧?只是缺谁谁尴尬,八分鸡实在菜得抠脚...

    这届我依旧不看好中国队,冠军应该由og卫冕,没办法,安皇实在太强了!中国队的反抗就像是对着天空扔斧头一样可笑。

322.我的布置哪里不对?

- 言情yabo亚搏体育 https://www.yanqingxiaozhu.com